兒少權益法簡介

新上路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

 台少盟秘書長葉大華

目前我國十八歲以下的人口約有四百六十萬人左右,占了我國總人口的五分之一多。不過在媒體上,我們卻常看到各式兒少虐待、兒少事故傷害、校園性侵的事件,而且這些問題總是層出不窮。這其實是國家與社會體制長期忽視兒童及少年權益的結果,對於兒童、少年的看法,仍停留在救助弱勢個案的慈善觀念,並沒有從「兒少是全社會的公共資產」的觀點來做全面的政策規劃,不尊重兒童或少年主體性的思維不改變,兒少問題將永無解決的一日。 先進國家早就將兒童少年由「保護照顧的依賴者」,提昇為「權益保障的需求者」,並培養他們的公民素養,協助未成年人在步入社會前,成為「準公民」。台灣面臨嚴重的高齡少子女化的趨勢,實在有必要對四百六十萬兒少族群做全面性的保障與投資。 民國100年11月於立法院完成三讀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正是這方面的嘗試與努力。

【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的不足】
一九八九年,聯合國通過「兒童權利公約」,揭櫫各簽約國應重視之兒童與少年基礎權利準則。而台灣也在一九九五年向國際社會宣示,願遵守「兒童權利公約」,顯見兒少權益是我國福利政策中重要的一環。 二○○三年,在民間兒童福利團體倡導下,立法院將原本各自分立的「兒童福利法」、「少年福利法」予以整合,成為「兒童及少年福利法」(簡稱「兒少法」),不過在公告實施後,引發諸多爭議。

批評者認為,二○○三年通過的「兒童及少年福利法」有兩個主要問題,一、拼湊:當初兒少法整併時,是以兒童保護為主要觀點,拼湊少年福利法而成,法條的精神仍是把將兒童少年視為社會保護的對象,在少年部分,也只著重處理特殊需求少年的問題,缺乏回應一般少年的成長需求,對弱勢少年的權益維護也闕如。二、重視補救、輕忽發展:過度偏重補救性的福利措施,缺乏全面觀照兒童及少年所需之支持性、發展性福利措施。尤其缺少攸關少年獨立發展所需之權益:如休閒權益、就學權益、就業權益、社會參與權益,嚴重限縮少年福利的推展空間。

台灣大學社工系的林萬億教授也表示,關係兒童及少年權益最重要的兒童照顧、經濟安全、家庭支持、兒童與少年發展等重要議題,兒少法不是點到為止,就是略而不提。國際社會對國家在兒童、少年成長發展歷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不僅是提供最低生活保障、保護照顧等基本需求,還有正向的社會參與、發展取向的福利服務措施,重視兒童少年的「準公民」身分與轉銜過程。「兒少法」雖是我國兒少福利及施政之重要法源依據,但近幾年來全球化衝擊加劇,隨著網際網路科技、經濟生產活動、就業機會與媒體環境快速變遷所產生的結構性轉化,已使得全球兒童少年的成長環境皆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我國內部社會變遷之速度更甚各國,貧富差距加劇、輟學人數劇增、犯罪年齡下降、家庭組織結構複雜化及網路與傳媒之交叉影響,兒童少年及其家庭隨之產生的問題與需求,已不是現行僅以福利為立法主體的「兒少法」所能因應。現行的「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只側重殘補性的保護服務,與國際兒童少年人權保障之內涵實有極大的落差。而且就算是補救性的福利措施,也需要經費支持,然而我們的兒少福利預算資源也是極度微薄,以二○○七年為例,兒童及少年福利經費占中央總預算支出比率僅0.22%。

【民間團體發起修法】
為了回應當前殘補式兒少福利工作之困境,台少盟自二○○七年起,召集人本教育基金會、勵馨基金會、靖娟基金會、全國教師會、基督教勵友中心、中華育幼機構關懷協會、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社會工作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等十餘個民間兒童、少年、家長、教育、司法等相關團體及學者專家,組成民間「兒童及少年福利法修法聯盟」。

兒少修法聯盟參照了一九八九年聯合國通過的「國際兒童權利公約」、二○○四年行政院通過的「青少年政策白皮書」,以及二○○四年年新修正之社會福利政策綱領所揭櫫的發展取向的少年服務為藍圖(註一),朝向「兒童及少年權益保障法」方向修正,增加現行兒少法缺漏之權益保障條文,面向含括了身分、健康、安全、教育、成長與發展、文化休閒與社會參與、福利、就業勞動、保護與司法,期盼能擴大保障兒少權益。

這波新啟動的兒少修法工程,歷經二年、四十餘次的民間修法討論會議後,在二○○八年十一月正式完成民間版「兒童及少年權益保障法」提案版本,並在二○○九年四月將「兒童及少年權益保障法修正草案」(總計八章、一百四十二項條文)送進立法院,二一○○年年十一月十七日立法院衛環委員會正式審查完成一讀,法條名稱也改為「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同時已於2011年11月11日於立法院完成修法三讀,完成這項重大修法工程,邁向兒少權益新里程碑。

【新法的特色】
此次修法總計通過一百一十五條版本條文,大幅翻修原先的「兒童及少年福利法」。新法主要有四個重點特色:

  1. 兒少基本權益的法治化:包含身分、健康、安全、受教育、社會參與、表意、福利及被保護等權利,以及享有適齡、適性之遊戲休閒及發展機會等權益措施之增訂。
  2. 推動跨部門整合機制、強化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權責分工:包含對於兒少事故傷害防制、兒少交通載具之規範、青少年就業輔導及就業服務措施、網路及媒體內容分級與規範等,新法分別建置了跨部會協調或共管機制。
  3. 以兒少為主體、加強休閒、參與及表意權:新增條文包含政府應結合民間機構、團體鼓勵兒童及少年參與學校、社區等公共事務,並提供機會,保障其參與之權利,並得邀請少年列席參與兒童及少年福利政策諮詢會議。為確保兒童及少年遊戲及休閒權利,促進其身心健康,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國民小學每週兒童學習節數不得超過教育部訂定之課程綱要規定上限。
  4. 充實專業人力、新增福利再前進:新增包含直轄縣市教育主管機關應設置學校社工專業人力、新增對於收出養資格之規範、兒童及少年適當之休閒、娛樂及文化活動之辦理與提供合適之活動空間、強化觸法及非行少年之權益與輔導措施等條文。

【一起來關心兒童及少年的未來】
即使有許多突破,新修訂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還是有許多遺珠之憾,未能納入修法範圍,例如針對高級中等以下學校學生成績評量公佈、以校規或多數決決定學生個人事務、在班級內以多數決決定學生之懲處之規範,以及設置兒少專屬活動場館及廣電媒體頻道之近用權益保障。此外,有關兒少健康發展及醫療資源等專章條文也未被納入,成為此次權益保障法的缺憾。

新上路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雖然是以兒少主體權益需求出發,但是徒法不足以自行,如果要徹底落實,勢必需要社會觀念的改變、國家資源的投入,同時並解決城鄉差距帶來的資源分配錯置或不公的問題。要讓兒少新法能真正保障兒少族群的權益與需求,需要更多人一起來關心!

(註一)2004年新修正之社會福利政策綱領所揭櫫的發展取向的少年服務,指出少年福利服務主張以少年需求為中心、強調部門間的整合、擴大少年參與;不宜將少年永遠當成心智未發展、不能獨立、缺乏自主、必需被保護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