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兒少是公共資產

未成年兒少不是父母的私有財,而是台灣社會的公共資產

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葉大華

「西瓜皮」小妹妹悲慘遭遇才令人心酸不捨之際,卻又有2歲女幼童成為掃把兇器下的冤魂!這一連串的不幸,社會各界除交相指責為人父母的兇殘與人性黑暗外,更一面倒的集中痛批兒虐通報機制的疏漏、高風險家庭預警功能的失靈,但卻仍遲遲未能從「兒童、少年不該是父母可決定其生死的私人財產」角度進行反思。

20年前聯合國即提出「兒童權利公約」,其兒童泛指未滿18歲以下的未成年人。條約中,除要求兒童應享有最基本的教育、醫療、社會福利等「保護面向」的資源外,更將「自由表意權」、「尊重思想、良心與宗教的自由權」、「結社與和平集會的自由權」、「身心、精神、道德、社會獲得發展的生活水準權」納入,顯見該公約不僅只提供未成年人安穩的成長環境,更在意其「準公民」身份的不可剝奪性,以及父母對子女、成人對未成年人基本人權應善盡維護的職責。

然反觀我們的社會,在自由與民主已成為主流價值的今日,未成年兒少的主體性仍被依附在「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糖衣包裝下,因此父母將未成年子女視為從己所出的私人財產,自然可對其予取予求。縱使現行的「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已經將兒童保護事件列為優先政策處遇的對象,但只要此種「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窠臼觀念一日不轉,虐兒事件就不可能絕跡。履見不爽的虐兒事件所突顯的,並非只是社工人力或責任通報人足不足夠的問題,我們要說,只要我們繼續坐視未成年子女是父母私人財產的扭曲觀念,持續根深抵固存留在台灣社會,再多的社工也搶救不了每年高達數萬件的虐兒及家暴事件。

台灣已經邁入高齡少子化社會,依內政部統計每年將近有數萬名兒少面臨被暴力對待而失去生命的危險,假如我們清楚認知到兒童少年是未來撐起台灣永續發展的主體,國家政策的走向難道只是用殘補式福利措施就能挽救這些生命的折損嗎?當我們高喊要兒少「做自己身體的好主人」的同時,我們是否真的建構了一個尊重兒少主體性的權益保障環境?是該要挑戰「子女是父母私人財產」的傳統觀念了!我們認為國家政策不應只是消極的只想「保護」發生問題的未成年人而已,相反的更應積極的將兒童少年視為具有主體性的準公民,她/他們是台灣社會的公共資產,她/他們有權利參與表達並悍衛自己身為人的基本權利!因此「保障兒童及少年應有權益」的普世價值,更是在無數慘烈的兒虐事件過後,無法再坐視與國際兒童人權公約接軌的社會永續發展目標。「兒少新法」對於五百萬兒童少年族群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讓我們的兒少權益保障真的與國際社會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