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新法對媒體的規範

媒體報導『金芭樂』,不如『分』了也好?!談兒少新法對媒體的規範

葉大華(台少盟秘書長)、胡耿維(台少盟文宣專員)

孤女何辜?十二月二十六日聯合報版頭與內文A5版報導好誇張!殺夫案潘明秀之女跳樓亡,殘母弒父高中孤女跳樓自殺,還說小兒麻痺的眼睛會勾魂,這位少女已經不幸身亡,還要把她家族故事拿出來大寫特寫,為何如此狠心鞭屍呢?甚至還說高中女生死掉「是她的命」,造成社會負面效應,報導當中完全沒有告訴社會大眾珍惜生命的可貴,還增加社會對於身心障礙者與單親家庭的污名化,記者枉顧專業倫理與兒少人權,還刊出身分證字號、出生年月日與照片姓名,難道死者沒有人權嗎?~看不下去

以前的人不知如何犯罪,現在只要閱讀報紙,上面犯案手法寫的清清楚楚,像蘋果日報還來個示意圖教導,深怕大家不懂般的解釋,無形中讓有心犯罪的人多了一份管道可供效法和借鏡。極端一點的看多了這類新聞搞不好覺得既然都有人這樣,我也可以這樣試試看,當他們身心都不健全的情況下看多了此類詳細的負面新聞,對孩童而言不是件好事。 ~Y同學

請新聞局的先生小姐們看一下今天中國時報報導壽山動物園斷臂事件,居然堂堂登出鱷魚咬著斷臂的圖片,也沒有打馬賽克,這樣的照片讓家裡的小孩看了真的傻眼並嚇呆了,為什麼新聞局會放任這樣的圖片隨意登出?這樣的圖片真的對小孩沒有影響嗎?那改天有殺人事件,是不是每一家報紙都可以登出屍體的圖片?你們到底有沒有在管制呀?~桃園陳先生

不知你平常看不看報紙或電視新聞?又是否認真觀察過新聞報導風格對兒童少年身心所產生的影響?上述幾則申訴案例,都是一般民眾因為看不下去新聞報導過度聳動或誇大渲染、直擊現場的內容,主動向新聞主管機關及台少盟等民間媒體監督團體申訴的內容,而每年這樣的申訴案件平均有幾百件,但媒體的亂象在收視率與閱報率掛帥下到底有無改善?本期認識兒少新法,將從媒體報導亂象為你剖析兒少新法為何要對平面媒體進行規範。

廢除出版法 新聞自由失去界限

1999年『出版法』廢止後,為台灣人民的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開啟了新頁,不過卻也埋下了日後對於「言論界線」在哪裡的歧見與爭議。尤其是與「性」或暴力等內容有關之出版品的流通,引發許多人對於從此無法可管所帶來氾濫等不良影響的焦慮。因此2003年兒童及婦女團體透過整併修正「兒童及少年福利法」,針對新聞紙以外之出版品、電子及網路媒體開始進行分級管理、報導不得侵害兒少隱私及揭露足以辨識之身分資訊,以及不得對兒童及少年提供或播送有害其身心發展之出版品、圖畫、錄影帶、影片、光碟、電子訊號、網際網路或其他物品。因此電子、網路媒體及出版品在此波兒少法的規範下,也逐步建立了自律機制與申訴平台。

『兒少法』規範了電子、網路媒體及出版品 卻管不了普級報紙

2003年整併通過的「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對電子、網路媒體及出版品開始進行規範,不過礙於報紙為普級,故未將平面媒體納入規範。民間兒少團體共同結盟的「兒少媒體監督連線」,自2004年始關注媒體報導兒少新聞事件內容有否違反人權準則,透過每年定期的監看與統計兒少新聞報導,兒少團體發現平面媒體在有關兒少新聞報導上,多以負面新聞事件為主,報導題材含蓋:家暴、性侵害/性虐待、性交易、吸毒、犯罪/偏差、未婚懷孕、失親/ 單親、失學/中輟、外配、身障、同性戀、校園暴力、霸凌、幫派、意外事故等層面。以2009年為例,四大報報導兒少新聞數量總計3,829件,其中負面新聞就有1,991則(佔52%),因此我們每天很容易透過報紙接觸到負面兒少新聞報導內容。然而大量的負面兒少新聞報導,平面媒體並未依循應有的自律報導原則而更加謹慎處理,造成了諸多亂象。

媒體只願為市場改變 無視侵害兒少人權

媒體報導亂象如製造假新聞、不當侵害與揭露當事人隱私資訊、歧視特定族群、消費個案等內容,並未因報紙為普級而有所不同,相反的因為報紙缺乏相關自律機制, 更難落實『媒體問責制度』,加上報導刊出的永久性,造成侵害未成年兒少隱私及人權狀況相對嚴重。「兒少媒體監督連線」曾不斷與各報社溝通希望能減少新聞媒體對兒少人權的傷害,然許多報社消極應對、一如故往,讓公民團體希望達到「媒體自律優先」的目標仍遙遙無期。媒體這種只為市場而改變、調整新聞內容、衝刺新聞銷售量的態度,讓許多公民團體挫折不已。現任媒體觀察基金會董事長管中祥用了一個「打地鼠」的比喻來形容公民團體與侵害兒少人權媒體之間關係。他認為監督媒體亂象,就像在玩遊樂場的「打地鼠」遊戲,面對層出不窮亂竄出頭的地鼠,勢單力薄的媒體監督者只能有兩種應對之道,一是找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幫忙進行監督,二是「把遊戲機的插頭拔掉」,藉此反省是什麼樣的遊戲規則,使得媒體亂象一再出現,無法遏止(管中祥,2006) 。

當媒體自律不可得,法律便是最後確保基本人權無損的最終途逕。而為了改變此媒體市場生態,兒少團體最後選擇將報紙納入了此波修法工程進行他律規範。兒少新法將規範報紙不得報導犯罪、暴力、血腥、自殺細節等內容,將報紙納入規範的主要條文內容如下:

第四十四條 新聞紙不得刊載下列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之內容:
一、描述(繪)犯罪、施用毒品、自殺行為細節之文字或圖片。
二、描述(繪)暴力、血腥、色情、猥褻、強制性交細節之文字或圖片。

第九十一條 違反第四十四條各款規定之一,刊載有害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康之新聞紙內容者,處新聞紙業之負責人新臺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並公布其姓名或名稱。

由於目前通過的一讀條文,因認定裁罰與否之審議機制缺乏,且一旦開罰罰責相對較重,因此衍伸出國家行政裁量權過大,及侵害新聞及言論自由之爭議,也造成新法被冠上箝制言論自由「惡法」的大帽子。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就表示,許多線上記者對此法規範內容有相當多的意見,認為此舉無異是國家法規介入與干預新聞自由,許多新聞內容將無法報導,甚至可能形成寒蟬效應。然而新聞自由不是報紙與生俱來的權力,且是奠基於維護民主為圭臬。近年來報紙罔顧讀者觀感、新聞自由權利濫用,早已喪失其公正客觀的報業地位。政大教授馮建三就指出,報紙不重視社會責任、不顧慮讀者的觀感、不理會平衡公正的專業要求,以及完全聽任自己的政治好惡,作為選擇、凸顯或淡化新聞題材的依據,到了過度誇張的規模(馮建三,2010) 。

依據台少盟2009~2010年網友媒體識讀大調查結果,針對四大報紙「標題」、「圖片」、「照片」、「報導內容」、「表格」等面向,發現部份媒體在兒少負面新聞報導標題往往選用最聳動的字眼以刺激讀者,而內文中甚至以大量文字描述犯罪過程,使得新聞報導易淪為「犯罪教科書」,記者更變成犯罪指導員,至於照片及圖片的使用,不僅有暴露未成年當事人或關係人之隱私資料之虞,甚至還有將屍體或血腥畫面逕自在頭版版面做放大處理,因此高達7成以上的網友對於相關新聞表達反感或不舒服,9成表示不會再看第二遍,換句話說犯罪細節的過度報導已使讀者成為「目睹暴力者」。

此外2010年台少盟針對參與網路投票的網友所舉辦的「平面媒體金芭樂獎」座談會上,網友Ariel則表示,自己周遭曾有親友被媒體報導,只差地址沒寫出來幾乎個人隱私全都露,其不尊重當事人隱私的呈現方式,真的會造成受報導者的困擾。媒體的責任應是保障人民「知」的權利,而不是用「受訪者」來刺激銷售量,媒體應該要更有同理心!網友55688則表示,許多色情、暴力的出版品都有「分級規範」,作為普遍級的平面報紙,應該要考量「兒少」有可能接觸到的內容,不應有色情、暴力的新聞或圖片。

正由於媒體是建構社會問題的主要場域,其偏好於窺奇、挖掘隱私及過當詳述犯罪手法,特別對於弱勢公民的權利造成影響,尤其是未成年的弱勢兒少族群。現行國際傳播倫理及自律準則,通常將未成年兒少的隱私權視為優先保障的對象,保障的手法在於避免對兒少的直接侵入式採訪以及不當資訊之取得與提供,也是此次兒少修法的重點,並非無限上綱到『希望這類新聞通通不要報導』,只是藉由他律約束媒體回歸新聞專業本質。

新聞自由也需善盡社會責信

葉大華依據兒少團體接獲民眾投訴的經驗,指出商業媒體新聞報導被投訴最多的三類新聞,分別是:意外事故或車禍屍體照片、詳述侵害及犯罪細節,以及侵犯非關公眾利益的個人隱私,此點出媒體該要為報導對閱聽人所產生的身心理影響負責外,也需要對被報導者的感受及傷害降到最低負起責任,這也就是『社會責信』。因此商業媒體在報導內容上的管制或節制,應是無法迴避,並非只有「讀者要什麼,我們就給什麼」,或是祭出言論自由的大帽子就可以規避社會的檢驗。而言論自由也並非等同於新聞報導自由,真正的新聞自由更需立基在促進「公共利益」的前提上,不該建立在侵犯人權、消費他人受害過程的基礎上,而應回歸新聞的本質,以資訊分享來促進公共利益。將來新法過後,除了閱聽人可針對兒少新聞報導內容直接進行申訴,平面媒體也需要加速進行自律,以真正保障兒少應有之隱私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