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大人從「參與」開始

轉大人,從「參與」開始~談兒少的社會參與

葉大華(台少盟秘書長)


用一個未來公民的角度來培育青少年是當務之急,青少年不是一直關在家裡的大孩子,必須走出家庭、走入社區,從社會未來公民的角度來看這個世界…(摘錄自2004青少年政策白皮書論壇大葉大學學生發言稿)

二○○四年,行政院通過〈青少年政策白皮書〉,正式將青少年的年齡界定為「十二到二十四歲」。截至去年底為止,青少年人口大約有三百九十五萬人,再加上十到十二歲的兒童,總計約六百七十七萬人,佔總人口的三十%。這群成長在七、八、九年級世代,介於未成年與成年之間的「準公民」,依照台灣社會的人口發展速度,不到十年就要全面接掌國家;但在從前,他們卻被排除在各種攸關其權益的公共決策機制之外。

在向來由成人主導的世界裡,青少年往往不太能有意見,也不能改變大人所訂下的規範;他們通常被視為沒有能力、無法解決自身困境,是需要成人引導、保護與改變的「他者」。長此以往,即使他們在十六歲就要納稅、十八歲就得負起刑責及當兵義務,卻從未被視為準公民,在公共政策上極少能擔當積極參與的角色,也無從要求合理的資源分配,並非享有公民權益的主體。各方的調查研究,對於這個世代是否具備社會參與、公民素養,與接班能力,多有疑慮,但我們必須回頭想想,在這些憂慮的背後,有著何種生涯發展的集體困境。

兒童及青少年社會參與程度低

依據「二○○九年台北市兒童及少年生活狀況調查」,近三成五的十到十八歲兒童及少年,在最近一年裡從未參與過社會活動,曾參與過的,平均也只有一‧三六次。辦理「志工菁英獎」的保德信基金會則指出,明星高中青少年投入志工人數比例偏低,合計僅佔不到其總人數的三‧六六%,而北區參與志工人數僅佔其中十二%,參與率為全台各區最低。再看看行政院主計處的「九十八年青少年生活狀況調查」,十五至二十四歲青少年曾參加公共事務活動者,計三十七萬五千人,佔該年齡人口的十二‧三四%,其中有八成曾投入「志願服務活動」,而曾參加「社區行動」與「政黨活動」的,分別佔二十‧六○%與一‧八四%。而青少年不參與志願服務的原因,以沒有時間居首(五十三‧八%),其次依序是沒有資訊(十九‧二九%)、時間無法配合(十三‧四一%)、工作/課業壓力大(十二‧○八%);同時,有二十八‧三六%的青少年表示,不願意參與志願服務。

上面幾份調查報告,共同點出我國兒童及青少年社會參與程度不僅低 (註一),且有城鄉差距,更與升學主義脫不了關係。在台少盟承辦的「青策青力∣二○○四台灣青少年政策白皮書論壇」裡,許多與會代表指出,青少年從事社會參與最大的阻礙往往是老師及家長,他們怕這會妨礙青少年的課業。而在升學壓力下,早晚、周末都不放過的課程,讓青少年根本挪不出社會參與的時間;即使有參與,也多半是為了應付規定的八小時時數。就有青少年質疑:「這到底是在活化還是惡化我們的社會參與能力?」

然而,仍有一成左右的兒童及青少年從事志願服務,他們參與服務的主要管道是:學校的課程或老師安排(四十一‧六七%)、人際網路(三十一‧五八%)、社團活動(十四‧四七%)。這表示,如果能夠在他們的生活中,建構出友善的環境,便能鼓勵其投入社會參與,而這需要社會在「參與管道」與「經費資源」上持續投資。可惜的是,公私部門在這方面的投資仍然不足,相關部會各自為政,且經費十分有限,因此,整合性的政策規畫與溝通平台的建立至為關鍵。故台少盟自成立以來便積極倡議:應從公民社會角度,強化推動兒童及青少年參與政策發展,促使他們成為積極的社會公民,而不只是視他們為一群需要被解決的麻煩製造者,或是社會疏離冷漠者。

什麼是「社會/公共參與」

一般而言,社會/公共參與泛指社會成員對公共領域事務的投入,可分為經濟、政治、社會和文化等幾個面向;參與的方式大致有環保服務、教育服務、社會福利服務、科學科技服務、議題倡導等幾類。

青少年的公共參與可從社區、地方、中央各層面同時推展,不只鼓勵他們參與志願服務以貢獻社會,更要進一步鼓勵他們針對校園自治事項及社區發展議題,進行公共討論、參與決策,進而組織與行動。而國家應保障青少年有平等、積極的社會參與空間,使其能透過各種公共參與,表達意見,順利轉銜進入公民階段,成為成熟的公民,善盡公民權利與義務。藉由他們充分參與相關決策,也能使政府避免盲點,制定出真正切合兒少利益與需求的政策。

透過參與充權(Empower)兒少

「二○○四台灣青少年政策白皮書論壇」中,針對「促進青少年社會參與」及「活化青少年組織」議題,與會的青少年代表期許政府能增加發聲管道、加強國高中社團輔導、開放學生自治空間、降低組織人民團體之年齡限制至十八歲,更有不少人提出需要一部「青少年發展法」。

在傳統道德、家庭觀念框架下,青少年之發展往往被限縮於教育場域,缺乏發聲管道;成年人甚至會以教育、社會、法令等形式之集體壓力,剝奪其參與社會事務之基本權利。國家必須保障青少年對自身事務的表意權利,並享有結社與和平集會之基本人權,確保青少年依其年齡與成熟度,享有權利義務對等的社會參與權益。有鑑於此,民間團體特別從保障兒少平等參與決策機制、強化集會結社之權利等面向提出兒少法修正條文;經過立法院一讀,通過以下三條:

第五條 政府及公私立機構、團體處理兒童及少年相關事務時,應以兒童及少年
之最佳利益為優先考量,並依其心智成熟程度權衡其意見;有關其保護
及救助,並應優先處理。
兒童及少年之權益受到不法侵害時,政府應予適當之協助及保護。

第十條 主管機關應以首長為召集人,邀集兒童及少年福利相關學者或專家、民
間相關機構、團體代表及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代表,協調、研究、審議、
諮詢及推動兒童及少年福利政策。
前項兒童及少年福利相關學者、專家及民間相關機構、團體代表不得少
於二分之一,單一性別不得少於三分之一。必要時,並得邀請少年代表
列席。

第三十七條 政府應結合民間機構、團體鼓勵兒童及少年參與學校、社區等公共
事務,並提供機會,保障其參與之權利。


一讀審查會通過之條文,宣示性意味較濃,具有實質影響的部分為「兒少參與機會的提供」、「增加發聲管道」,如兒少福利政策審議諮詢委員會之少年代表、公私部門提供機會鼓勵兒童及少年參與學校及社區公共事務。為了強調兒少集會結社與平等參與決策之權利,並破除組織結社之年齡門檻界線,民間團體原本提出的條文是:

兒少有組成學生社團、跨校學生組織、社區公共事務組織之權利,參與學校及社區相關公共事務,並得共同參與決策

但部分立委認為,青少年集會結社恐形成幫派,且對於降低結社年齡的法源依據與表意成熟度有所質疑,而刪減該條文,殊為可惜。知名的加拿大「解放兒童組織」,是其創辦人在十歲時建立的,其董事會目前成員多半為青少年,顯然該國對於兒少的參與及結社能力是相對開放的,也有投資的遠見。與去年萬能科大學生因創辦異議性社團而遭退學的事件相比,更可知台灣兒少公共參與的路多麼崎嶇而不平!冀望兒少新法上路後,能修建出一條社會參與的新路,讓台灣的兒童及青少年能透過參與Empower自己,順利轉大人!